蔡耀昌

出自港亂維基
於 2020年6月30日 (二) 09:41 由 Wikiadmin對話 | 貢獻 所做的修訂
(差異) ←上個修訂 | 最新修訂 (差異) | 下個修訂→ (差異)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Richard Tsoi Yiu-Cheong.jpg

蔡耀昌(Tsoi Yiu Cheong Richard,1967年9月11日-),香港民间监管公共事业联委会发言人、支联会副主席、真普选联盟成员团体代表、民主动力执委,曾任沙田区区议员、民主党中委。祖籍广东深圳,中学时期开始参与社运,大学时期支援八九民运并参与“六四”镇压后的营救工作。1993年8月被没收回乡证,不能踏足内地直至2016年。政界昵称“阿狗”或“狗哥”。

Dob:1967年9月11日

Tel:90378964

Facebook:yctsoi

劣跡

亂搞暴徒,亂港政客

2003年參與謀劃「七一大遊行」煽惑五十萬人上街,迫使特區政府擱置「廿三條」立法。

2020年4月18日,因涉去年10月1日組織及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被警方拘捕。

早年生活

蔡耀昌于慈云山的公共屋邨成长,其父生前为“苦力”,其母为家庭主妇。1975年,蔡父因病逝世。蔡于中学时期经常参与校内外的社会服务活动,并曾于暑假期间在茶楼售卖点心。由于其数学科成绩一直排名全级第一,同学戏称其为“数王”。蔡于1984年香港中学会考考获3A、2B、2C,翌年成为当时首届“暂取生”,入读香港中文大学,主修数学系,副修社会学系,入读中文大学6年后(1991年)退学,未能毕业。

学历

保良局何寿南小学[4](1980年) 保良局第一张永庆中学毕业(1985年) 香港中文大学理学院数学系(1985-1991年,未能毕业)[5] 香港大学法律学学士(1997年) 清华大学中国法律学士(第二学位)(2003年) 参与学运的“叛逆岁月” 更多信息: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和香港专上学生联会 蔡耀昌参与社会事务始于大学年代,属学运出身的政治人物。

1985年,蔡耀昌入读香港中文大学,先后出任中大学生会福利干事、副会长(其时会长为学者蔡子强),其后出任中大学生会代表会主席及学联代表会署理主席,并投入争取“八八直选”、争取中大学生代表出任教务会正式成员,又带领同学到访中国大陆认识内地学生的社会实践行动、反对“中大四改三”及于1989年协助学联参与筹组支援八九民运。因热心学运而忽略学业,蔡最终不能完成首个学位课程[6],1994年入读香港大学法律系并毕业。。

1990年,出任香港专上学生联会秘书长。1998年,蔡耀昌与蔡子强、黄昕然、庄耀洸等学运中人合作编撰学运文献选辑《叛逆岁月:香港学运文献选辑》及评论《同途殊归:前途谈判以来的香港学运》,成为研究香港学运发展的重要文献。

出任政治幕僚及参选经历

六四事件后,蔡耀昌在民主派政治阵营中担任重要角色,1991年协助刘千石及林钜成当选首届直选立法局议员(出任助选团秘书长),同年出任刘千石议员助理,专职议会政策研究,曾阅读立法局所有文件,获同业公认为质素高的议员助理。1995年出任民主派“新九组连线”助选团团长,协助李卓人及梁耀忠等人当选立法局议员。同年出任刘千石、李卓人、梁耀忠等人的联合议员办事处政策研究员。1995至97年出任立法局议员助理协会会长。

1996年,蔡与刘慧卿等人筹组政治组织“前线”(The Frontier)(后部分成员并入民主党)。1997年, 民主派议员集体“下车”,蔡耀昌于1998年初转任香港城市大学当代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期间与蔡子强合编《香港立法局重要投票纪录汇编》。1998年中,蔡再度出任刘千石议员办事处政策研究员。

2000年香港立法会选举,与刘慧卿合组名单参选立法会(新界东选区),刘慧卿当选。同年,蔡组织学生运动“老鬼”声援张韵琪等学运份子,反对政府打算检控他们违反《公安条例》,政府最终不提告。

2000年香港立法会香港岛地方选区补选,余若薇当选立法会议员,蔡出任助选团核心小组成员。2001年,蔡代表香港人权联委会赴日内瓦联合国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委员会游说,同行包括何喜华、刘慧卿、涂谨申、李卓人、胡红玉、罗沃启等,成功推动委员会要求特区政府就禁止种族歧视进行立法。同年,蔡参与成立“反董连任大联盟”,反对董建华连任行政长官。

2002年,出任新成立的民主动力执委兼司库(时召集人为郑宇硕、副召集人刘慧卿及张超雄,秘书为何俊仁)。

2003年统筹组织“七一大游行”号召五十万人上街,其后特区政府宣布无限期搁置“廿三条”立法。2004年始担任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常委,2008年起任副主席及维权部负责人至今;2005至06年间先后受美国政府、欧洲议会及欧洲委员会邀请,走访美国多个城市、欧盟总部及欧洲议会。‬

2003年香港区议会选举中,蔡耀昌出选沙田区火炭选区当选,成为沙田区议会议员,惟于2007年香港区议会选举中以184票之差败于亲建制派、新世纪论坛的庞爱兰,连任失败。

2012年香港立法会选举中,蔡耀昌代表民主党参选新界东选区,以10,028票排第14名落选,被没收选举按金。

筹办2003年“七一大游行”

更多信息:民间人权阵线和七一大游行 2003年7月1日,香港主权移交中国六周年,当年的七一大游行,是八九民运以来最大规模的游行示威,受到国际舆论重视。由于《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立法程序,加上SARS事件导致香港社会不景气,大量香港市民不满。游行主题为“反对廿三,还政于民”,大会呼吁市民穿黑色衣服参与游行,以表达对政府的不满。虽然当日香港天气炎热,但有大量人士参与游行。主办团体民间人权阵线(民阵)估计游行人数超过50万,而警方则公布当日截至下午六时,由起点到终点之间共有35万人。司徒华在回忆录中提到,他收到消息,警方内部获悉的游行人数为67万5千人。游行所引发的七一效应,使政府停止对二十三条的立法程序,并使亲建制派在同年的2003年香港区议会选举大败。

路透社、美联社、法新社、美国有线新闻网、英国广播公司和德新社等西方通讯社,图文并茂报道香港的大游行。美联社形容,示威人士是“愤怒和忧虑的香港人”;路透社称:“示威者来自社会各阶层,包括商人、退休人士,也有年轻夫妇推婴儿车,与著名的民主派人士一起游行”。

当年的蔡耀昌并非泛民重量级人物,担任民阵的二十三条工作组召集人,事后回想,“嗰时觉得好大镬,又唔知(沙士)几时完,宣传又难,加上23条去到法案审议阶段,好技术性,冇人会理,但点都要坚持”。原来民怨已在沙士期间不断升温:“沙士前年轻人唔理政治,但沙士嗰时返唔到学,中学生、大学生因为冇嘢做,又开始有网上讨论区,就开始留意时事。” 回看游行,蔡耀昌认为当年50万人上街,令特区政府撤回23条立法,向新一代年轻人证明,只要市民团结,和平游行一样可以成功:“7.1就系大家一齐做到一样嘢,改变到政局。”

协助新移民申领综援争议

2013年12月17日,蔡耀昌以香港社区组织协会干事身份,协助一名新移民就申领综援的居港七年期限提出司法复核,获终审法院裁定胜诉[8],事件引发争议,被指颠覆新移民福利制度,更成为中国内地人士假结婚来港的诱因。他之后受到不少网民的攻击和辱骂,其社交网页账户,在短短一个月内已收到来自近一百人的近一千个恶意留言,包括骂他做“卖港贼”,要求他“落地狱”、“绝子绝孙”,甚至扬言会对其妻子及女儿施以性暴力、“揸把牛肉刀喺街斩死佢哋”等,令其妻子感到愤怒及困扰,社协本身亦收到不少恶意及滋扰性的电话及电邮。蔡随后与何喜华一同到红磡警署报案。不少评论指蔡经此一役,在政治上受到打击,此后的选举中都会被对手以此议题作为攻击的目标。

辞任民主党中常委一职: 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二日,蔡耀昌向香港平机会投诉部分香港黄色食肆(支持反送中抗争运动的食肆)拒绝招待来自中国大陆的顾客,是“种族歧视”,民主党党友普遍都不支持蔡耀昌,最后蔡氏在党内压力下,决定辞去民主党中常委一职.

与多名泛民主派人士同日在大围捕被拘捕

2020年4月18日,蔡与多名同属前任及现任立法会议员和多名泛民主派人士,如区诺轩、梁国雄、杨森、李卓人、吴霭仪、单仲偕、何俊仁、何秀兰和梁耀忠,商人黎智英、民间副召集人陈皓桓、社民连的吴文远和黄浩铭达15人,被警方以参加于8月18日,10月1及20日的未经批准集会为由,以非法集结为名于同日作出拘捕[11]。5月18日下午,案件被告于西九龙裁判法院提堂,分三案处理,暂毋须答辩,控方申请押后案件四周至6月1 日再讯,以便控方准备文件将案件转介至区域法院处理,期间各被告获准各以1,000元保释候讯。

获发回乡证

蔡耀昌在1993年8月陪同内地工运领袖韩东方回内地期间,在广州遭没收回乡证及遣返回港,此后便一直不能踏足中国内地,也未能成功重新申证,直至2016年12月17日,蔡被中共当局发还回乡证,这是因为中共早前透过帮港出声的周融发布消息,会向香港反对派人士发还回乡证,被没收或注销回乡证的民主派人士可获“解冻”重新申请领证。他拿证后即日在罗湖过关再乘和谐号动车上广州,又拍照留影,这是他23年以来再次踏足内地。他坦言经过罗湖桥时“有点感触”,坚称日后“该做的事都会继续”,如与内地维权人士见面等。在内地关口,他感觉比其他人需时较长,过程约2分钟,关员在电脑输入一些资料,不过过程中关员没有向他提问。

投诉“黄店”歧视大陆客

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肆虐期间,有食肆怕中国大陆传染病毒,贴出告示不招待讲普通话的顾客光顾。身兼民主党中委的社区组织协会干事蔡耀昌,向平等机会委员会投诉食肆拒招待大陆人及香港新移民涉歧视,不过此举引起民主党内的争议,蔡被指打压“黄店”(立场支持民主派的商店)。蔡强调不会收回食肆歧视中国人的言论,但明白到党友在地区工作上因其言论承受压力,决定辞去民主党中委职务,但不会退党。